浩瀚子

心中有太阳,生活有阳光!

雨淋格格:

踏一阙清歌而来,散落在岁月里的脚印就算轻浅,也带着记忆的温度。《写真系》

雨淋格格:

驻足在蒹葭苍苍的秋水畔,一池秋荷曼妙在季节变幻的妩媚中,沧桑而美丽,那沧桑的背后是荷藏了一世的情长依恋,那是荷前世的盼今生的愿。《恋荷系》

深夜种花的女子:

在一个祥和而美丽的小镇上,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,他们常常相依在山顶望日出,相偎在海边送夕阳,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不禁送出那羡慕的目光和他们最真挚的祈祷。

    可是有一天,男人不幸受了重伤,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醒来过。

    白天女人就守在床前不停呼唤着毫无知觉的爱人,晚上她就跑到镇上的小教堂里祈祷,几乎哭干了她所有的眼泪。

    一个星期过去了,男人依然昏睡着,而女人早已变得憔悴不堪了,但她仍然苦苦地支撑着,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个痴情的女人感动了,于是他决定给这女人一个例外。

    上帝说:我可以让你的爱人很快就好起来,但是你要答应化作三年的蝴蝶,你愿意吗?

    女人听了激动而坚定地回答道:我愿意!

    天亮了,女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,她告别上帝便匆匆赶回了医院。结果那男人真的醒了,而且他还正在跟一位医生交谈着,可惜听不到。

    几天后男人便康复出院了,但是他并不快乐,他向每个路人打听女人的下落,但没人知道他的女人究竟去了哪儿。男人整天不吃饭不休息,执着地寻找着,然而早已变成蝴蝶的女人却在他身边飞来飞去,只是她不会呼喊,不会拥抱,她只能默默地承受他的视而不见。

    夏天结束了,凉凉的秋风吹落了树叶,蝴蝶不得不离开这儿,于是她最后一次飞落到男人的肩膀上。她想用自己轻薄的翅膀抚摸他的脸,用细小的嘴唇亲吻他的额头,然而,她微弱的身体实在不足以被他发现。

    转眼间,第二年的春天来了,蝴蝶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爱人,然而熟悉的身影边竟站了一个漂亮的女人。那一刹那,蝴蝶几乎从半空中坠落下来。人们描述着圣诞节时男人的病有多严重,描述着
那名女医生多么善良可爱,还描述着他们的爱情多么理所当然,当然也描述了男人已经快乐如从前……蝴蝶伤心极了!

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,她常常会看到自己的爱人带着那个女人到山上看日出,在海边送日落,而她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他的肩膀上以外,竟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,蝴蝶每天痛苦地低飞着,她已经没有勇气接近自己的爱人了,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喃喃细语,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令人窒息。

    第三年的夏天,蝴蝶已经不再常常去看望自己的爱人了。她的爱人轻拥着女人的肩,轻吻着女人的脸,根本就没时间去留意一只心碎的蝴蝶,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。

    上帝与蝴蝶约定的三年很快要结束了,就在最后一天,蝴蝶的爱人跟那个女人举行了婚礼。蝴蝶悄悄地飞进了教堂轻落在上帝的肩膀上,她听着下面的爱人对上帝发誓说:我愿意!她看着爱人把戒指戴到那个女人的手上,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,蝴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。上帝心酸地叹息着,你后悔了吗?蝴蝶擦干了泪:没有。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说:明天你就可以变回你自己了。
蝴蝶摇了摇头:就让我做一辈子蝴蝶吧……

12种颜色:

🍁 醉过才知酒浓,
      爱过才知情重。
      你不能做我的诗,
     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。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 胡适

音乐随身听:

【独立民谣】Never Be That Tough - Simone White

Simone White,1970年出生于出生在夏威夷瓦胡岛,创作歌手;其作品清新柔美,充满迷幻色彩。

她的童年就好像是迁徙的小鸟,大约8个月时间就搬一次家。这种状态渗透到了她以后的生活。她开始流浪,在西雅图捡起了一把她一直用到现在64年产的红木吉他,在路途中随性地创作音乐,或者画画,制作一些写真和小电影。

沙漠之鹰:

12种颜色:

🍁日子,是一捧花的种子。
种下阳光,便会开出明艳的花朵;
种下善意,便会芬芳枯萎的灵魂;
种下温暖,便会触碰内心的柔软。
就像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,光阴也会记住我们留下的那些足迹。
愿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都有细微安静的美,愿你看淡世事沧桑,内心安然无恙,
愿你洗尽铅华,能被岁月温柔相待。

沙漠之鹰:

12种颜色:

🍁你再优秀,也得碰上识货的人。
🍁你再付出,也得遇上感恩的人。
🍁你再真诚,也得赶上有心的人。
🍁你再包容,也得对上珍惜的人。